On the way
#借图请标明出处#

1/5 Afternoon 以色列国会 Independence, Democracy vs Jewish State, Social inclusion, US-Israel relationship, Prime Minister, Art

第一位guest speaker是军转政,第二位(图5)原是以色列驻美大使 - 典型的美国人。。。感想 - 不愧是politician……说得好像很精彩,转念一想……他刚才说了什么来着?

有一点觉得蛮有趣的是议员一直在强调以色列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民主犹太国家 - 理论上来说,这两点是互相矛盾的:要建立一个犹太国家,就表示这个国家的主要民众须是犹太人,且政策以犹太人的理念为中心,且/或偏向犹太人,以构建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犹太人的家园;但同时,民主制度要求所有人,不论是占多数的犹太人还是占少数的其他民族(穆斯林或基督教徒),都能有自己的代表方、政党及发言权,而这对于一个犹太国家则是不能接受的。

按照路上的所见所闻,有几点矛盾:

1. 耶路撒冷东西城区贫富以及市容市貌差异较大。虽然同在同一座城市,身负同样的交税责任,但穆斯林街区得到的管理明显差于犹太人街区(具体参见上一条)。

2. 以色列税负最高达收入的55% - 虽然穆斯林和犹太人都要交税,但税款的一大部分则用于供养传统教派的犹太教徒(Othodox)。这些人不工作,不交税,主要任务就是研读教义及生孩子。。。这对于穆斯林,何谈公平(其实连世俗派犹太人都很不满)。

3. 军队政策。之前提过,以色列全民参军,这里修正一下:是犹太人全民参军 - 阿拉伯人不能参军,只能参与National service。出于犹太国家的考量,军队这种至关重要的机构当然只能依靠自己的民族;而从另一角度,军队又是培养国家归属感和团结力量的重要源泉。虽然议员的说法是参加National service也能培养民众对于国家的归属感,但当犹太人全体参军,共享经历、知识、语言和团队精神时,阿拉伯人已然被排除在外。

4. 教育。以色列的教育很矛盾。首先,以色列约有80%的犹太人,剩下20%大部分是阿拉伯人。因此,以色列有两种官方语言:希伯来语(犹太传统语言)和阿拉伯语。但实际上,犹太人第二语言通常是英语而非阿拉伯语,而阿拉伯人第二语言也会选英语而非希伯来语。并且,为了照顾文化差异,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学校是分开的,教材也是分开编写。这样一来,即使处在统一教育系统中,两个民族也未受到统一的教育,之间的文化和观念差异也越来越大。

这两年以色列教育部也在进行一些改革,将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编入对方民族的教材,希望通过语言来增进对于对方文化的了解。另外,也有一些NGO组织犹太和阿拉伯的小孩子们一起活动,希望从小消除芥蒂。

图6:听完讲座拍个纪念照(x

图7:正好碰上首相就新政策召开听证会,围观之。(呼啦啦100号人冲进去坐下,听了10分钟又呼啦啦走掉。。。求其他听众的心理阴影面积。。。)

图9:以色列当年的独立宣言

图10:以色列注明艺术家为国会绘制的建国史挂画。



评论
热度(5)
© Weekend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