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way
#借图请标明出处#

1/4 Morning 沙漠农场,滴灌技术,蜜蜂培育,研发新品种,社会主义农场制度

图1是早餐:基本每天都是腌鱼、蔬菜、烤蔬菜、cheese、番茄蛋、牛角包、配上豆泥^q^虽然好多是生的但是我觉得很好吃啊?!?

早餐后出发前往沙漠中的农业研发中心。图2的妹子来自于当地的一所农业研究中心,目前就读农业科技类专业,as her second degree。妹子给我们讲解了以色列吊炸天的高科技农业和灌溉技术 - 重点在于精确分析土壤水源成分(研究所两侧土壤成分完全不同,一边由季风从背部沙漠吹来沙土,土层薄弱贫瘠;另一边则来自于南部埃及及东部约旦,土质较为细腻,固水力强),在实验室培育最佳方案,以最节水的方式种植

图3是妹子带我们参观研发中心的实验大棚技术。在实验室里配置好的土壤水分结构会在实验大棚里测试之后再介绍给农民。

此处插播,这些实验中心一般都是由政府或企业资助的,做研究的同时为农民提供免费高质量信息化服务,包括市场调查,种植培训等等。如果企业发现商机,就会资助研究中心对此作物进行实验栽培,成功后再由研究中心将有关资料公开给农民,由农民自主决定是否培育该品种,并向企业直接购买种子。这样一来,实验中心可保持其独立性和透明化,企业可利用这个平台与农民沟通。Being well informed,农民做正确种植决定的可能性也会大大提高

妹子举了个例,说目前正在培育一种专门出口欧洲的菜芽,就是企业已经找好了市场过来找他们研发的,性价比超高,算是以色列的最新品种。

但是,目前尚未有针对于农民提供的特殊融资服务。培育新品种及建立新大棚购置新装备需要一大笔投资。而农民raise funding的方法则与一般startup business的方法相同,寻求银行或企业借款,乃至venture capital。本质上,在以色列,农业亦被视为business的一环,农民会更积极的考虑投资和回报,脱离传统小农经济的思维。

妹子说,以色列农民的收入处于中等偏低。

图4是当地种植的某种瓜,像这种攀藤(图3的小番茄、小黄瓜和青椒)或地生植物,种植时适当的在植株顶端栓线吊起,可使植物向上生长,大大节省空间;另外有种原长30米的树,以色列培育的新品种尽5米左右,大大降低采摘过程中的难度和风险。

沙漠中种植的另一难度是没有相应的昆虫传粉。于是,以色列引入了图5中的盒装养蜂 - 这种蜜蜂巨大无比(拇指盖大小)。。。由研究所调制糖水营养剂喂养,以避免花粉的无效流失。

图6是以色列农业最厉害的地方-滴灌技术。图6种的是草莓,土壤按最佳成分调配好,放在椰子壳里,椰子壳排成一排与水管相连接,混合营养剂的水源通过水泵试压进入土壤,经草莓植株充分吸收后再从另一端流出循环利用 - 水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浪费,地面都是干的。资料显示,中国农业基本仍依赖传统灌溉,滴灌技术仅占3%,而以色列的滴管技术占75%,巨世界第一。

因为不是季节,图7是我们找到的唯一一颗红草莓X)

图8是本行程的第一个万万没想到……以色列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结构(?!?

对,你没看错,社会主义新农村,英文是Kibbutz

如果你们记得的话……其实……马克思是犹太人……

然后有说法,当初德国纳粹迫害犹太人的起因之一也是因为资本主义vs社会主义思潮……

所以……在精明的犹太人赚够了钱之后,他们的思维升华了,开始考虑社会主义了,然后就被万恶的资本主义迫害了,然后他们就回到了以色列,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搞起了社会主义新农村……

?!?(po主听到这里简直大写的懵逼

50年代建国初期曾一度盛行Kibbutz。与中国的规划经济类似,Kibbutz集中规划,成员一定程度上按兴趣选择职业(但需满足规划需求。比如规划需要3个sales,只有2个人愿意做sales,那组织就会劝服另一个他们认为合适的人临时做sales,直到找到第3个自愿做sales的人为止)。所有收入交予组织统一管理,平均分配。Kibbutz成员必须一起活动,参与community,一起吃早中晚饭,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出行,甚至一起养孩子(孩子从4个月起就需交于Kibbutz的托管所统一管理,父母只能在每天4-8点间探视孩子,8点父母离开后仍由托管所护士哄孩子入睡,以培养个人对于该Kibbutz的归属感。

但是,这种计划经济平均分配还是碰到了不可避免的问题 - 缺乏incentive。因此,现存的Kibbutz很少,成功实例更是只有十个左右,而图8中的Netafim就是其中之一。

图8最左边的guest speaker是Netafim的CEO Naty Barak。Netafim现在是世界范围内最成功的滴灌技术研发公司之一,其滴灌系统如图9所示,每年revenue大约800万美金。然而,这样大的一间公司则起步于Kibbutz。Naty在Kibbutz中长大,对于community有很强的归属感。他一心想做sales,却因组织职务规划做了三年的treasury,反而助他培养了很强的财务sense,便于进一步发展公司规模。

现在,为了适应新的世界经济格局,Netafim也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Kibbutz,而是引入了外商投资者,以公司形式继续运作,而Naty也成为了公司的CEO。现在的公司融合了Kibbutz和资本经济两种形式 - 一方面,Kibbutz成员(100位左右)依然以其对相关业务的了解和对公司的忠诚度在公司中担任重要职位,另一方面,Kibbutz现只持有公司30%的股份,而将70%的股份及相关董事职务交予外来投资者,虚心接受外来投资者的意见进行必要改革以保证公司可持续发展。根据此资本投入,每年公司30%的利润将返回Kibbutz,由Kibbutz同一管理发展community,包括运营食堂,宿舍,教育,医疗等等。

有小伙伴就问了,那incentive的问题你们是怎么解决的呢?

答案是 - 没有解决

?!?

根据各种Q&A,po主认为这种Kibbutz仍然得以运营的原因有三:

1:申请复杂

加入Kibbutz有两种方式,一是父母均为Kibbutz成员,二是22岁参完军后申请加入,而两种方式均需经过很复杂的审核过程。首先提供个人资料,其次阐述为什么想加入Kibbutz,申请通过后还有一年的试用期 - 每年Netafim收到的申请不下千份,录取人数仅为10人。

2:回报优渥

如上所述,公司经营所得全部由Kibbutz投入community development。除工资外,Kibbutz成员的生活条件十分优越(po主旅途中有两天住在Kibbutz,总之就是吃的喝的用的都特别好),且所有开销免费,所以竞争各种激烈抢破头……

3:引入外资

有了70%的资本主义investor,即使Kibbutz成员不想赚钱,占大头的资本主义也会压着你赚钱………………

总之,一场talk听下来,po主只能目瞪口呆.jpg

犹太人……你们厉害!!!!


评论(6)
热度(25)
© Weekends | Powered by LOFTER